那天晚上,我女朋友睡在一个小姐身边,我隔壁是一个杀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酥酥影院18禁止_女性酥酥影院

  那天晚上,我女朋友睡在一个小姐身边,我隔壁是一个杀手,我的行军床上躺着秦始皇,我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打了地铺…我怕他掉下来砸住我。

  我的神经已经变得很强,几乎达到了末梢坏死的程度,以至于第二天我一看见刘老六都懒得搭理他,我气息奄奄地说:“又把谁领来了?”刘老六冲身后招招手,我那双扇玻璃门立刻被堵得黑漆漆的,一个比姚明低点有限的巨人,裹着一身雨衣走了进来,宽大的雨衣被他的肌肉憋得紧巴巴的,嘎嘎作响。他进来把雨衣随手一扯,露出里面的细甲来,看样子是一位高级将领,他的两道眉毛又粗又浓,像两把西瓜刀一样指着天空,这人长得凶悍,但是神色落寞,进屋以后只是扫了我一眼,默不作声。

  我随手一指对面的沙发,云淡风轻地说:“坐吧兄弟,哪个朝代的呀?”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咬,秦始皇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,岂能轻易就被人唬住乎?

  那大汉嗵的一声坐在沙发里,抱着头还不说话,看样郁闷之极。刘老六笑嘻嘻地一指他说:“项羽…楚霸王。”我急忙站起身:“呀,羽哥,失敬。”项羽虽然最后功败垂成,但他是千古公认的英雄,史上第一霸王,我可没胆跟他叫板,看样子他单用左手就能我扔到伊拉克去,当然还得加上他不是左撇子的前提下。(258文学网只提供全本小说)

  项羽却鸟也不鸟我,刘老六为了缓解尴尬,说:“门外还有一个呢。”他又招招手,一个黄脸汉子俨然地踱了进来,看了我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,然后一撩袍子就坐在了桌子上…真会拣高地方。我跟他说:“你坐那去,那舒服。”我指了指沙发。

  黄脸横我一眼,牛b烘烘地说:“朕乃九五之尊,岂能屈居人下?”

  这人可太不好处了,我耐心地跟他说:“这不是坐人的地方。”黄脸咳嗽一声,俨然道:“朕本就不是人,昔,朕母见一龙盘桓于上,乃孕,遂有朕,朕自斩白蛇起义…”

  我一把把他拨拉下去,指着刘老六鼻子骂:“你个王八蛋,你把项羽和刘邦一起弄过来什么意思?”

  刘老六点根烟,笑嘻嘻地说:“没事,俩人已经不闹了。”

猜你喜欢

那天晚上,我女朋友睡在一个小姐身边,我隔壁是一个杀手

那天晚上,我女朋友睡在一个小姐身边,我隔壁是一个杀手,我的行军床上躺着秦始皇,我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打了地铺…我怕他掉下来砸住我。我的神经已经变得很强,几乎达到了末梢坏死的程度,以

2020-02-19

那天晚上四个人失手后,奇珍轩的伙计赵敬忠,又跑了过来,在陆二狗面前嘀咕了一下。

那天晚上四个人失手后,奇珍轩的伙计赵敬忠,又跑了过来,在陆二狗面前嘀咕了一下。陆二狗也是无奈,不能告诉他。我们不是你所想像的,早就去了。差点连命都丢了,现在成了人家的手下。虽然

2020-02-19

毫无疑问,现在只要听过王画的故事,对王画的才华是不敢质疑的。

毫无疑问,现在只要听过王画的故事,对王画的才华是不敢质疑的。可是什么样的家庭培养出来如此的人才,书法、文章、诗歌、绘画,甚至对琴技的造诣,如此的精深。要知道,他才是一个少年孩子

2020-02-19

所谓的士族,也就是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

所谓的士族,也就是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。象王画祖辈们也断续地做过一些小官员,所以王迤以士族自称。象王画这样的人家,在唐朝还有很多,比如杜鹏的家族以及于家,但正统的士族根本对他们不

2020-02-19

荼蘼见是他,便闷闷的哼了一声,索性伏在桌上,只不说话也不理人

荼蘼见是他,便闷闷的哼了一声,索性伏在桌上,只不说话也不理人。秦甫生素来喜欢她,也并不在意,便在一边坐下,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她。荼蘼终于被他逗得笑了起来,坐直了身子,翘起小嘴,

2020-02-19